当前位置:首页>>协会动态

他用相机理出了一个被遗忘的粮仓名单



后兴村粮仓保留着上世纪50年代的原始木板仓。

城口县咸宜乡粮站融合了土家族风雨走廊建筑特点与苏式粮仓建筑特点。

建于汉朝、历经沧桑的城口鸡鸣寺,在抗战时期数次遭轰炸。上世纪50年代初,寺院一度改为粮站,而今得到修复,成为当地旅游名胜古迹。

铜梁区平滩镇曾经的“张家大院”,后成为“人民仓库”的老粮仓。现在,这里的石墙、石门、院落得到了妥善的保护,是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

这些,都是重庆的老粮仓。


10年时间,300个老粮仓,300余张4×5胶片,600余G的数码照片、录像和航拍资料,100余人的文字、视频采访资料。

重庆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摄影师,54岁的颜正华背着大画幅相机,用相机理出了一个被遗忘的粮仓名单。被他影像记录的重庆老粮仓已达300个。重庆所有区县近200余个乡镇,他全去过。

“摄影离不开思路,镜头离不开人文,角度离不开历史。”有关粮仓的拍摄经历,让颜正华对摄影产生崭新的情感和追求。“对我个人而言,这些影像就像我的秘密花园。但对于这座城市而言,这些影像所填充的,正是重庆文化,特别是重庆粮仓文化的空白。”


1.jpg

重庆市巴南区长坪乡粮站


2.jpg

重庆市大足区中敖镇天山粮站


3.jpg

重庆市江津区石门镇永安村十字街56号粮站


4.jpg

重庆市秀山县土司衙门粮库


5.jpg

重庆市渝北区麻柳乡粮站


重庆有丰富的拍摄资源,但颜正华偏偏选择了这一个题材。他认为,古今中外,粮食的故事,都是国家的大事,都是老百姓的大事。这些年,他查阅了大量历史档案和地方志,走访了各级粮食系统,制定了完整的拍摄计划。颜正华把这个拍摄计划视作一次抢救性拍摄行动,并取名“重庆老粮仓保护项目”。这个项目得到重庆各级粮食部门、乡镇财政所税务所、区县摄协和朋友们的大力支持,获得了大量有效信息。“原始的、储存条件差的老粮仓虽然被现代化高科技的粮食储备基地取代,但它们却隐藏着宝贵的历史档案。”


6.jpg

重庆市永川区朱沱镇中心路粮库


7.jpg

重庆市秀山县土王庙粮库


8.jpg

重庆市忠县金鸡镇文桂村二组金鸡粮库


9.jpg

重庆市南岸区广阳粮库


10.jpg

重庆市酉阳县侯家坝粮仓


11.jpg

重庆市酉阳县后兴粮点


10年来,颜正华对每一个老粮仓的记录是全方位的,采访、录音、航拍、视频都在拍摄流程内。他采用人类学田野调查法,不但记录老粮仓的信息,还记录当地民俗、生态、地理、语言等信息。期间,他还收集了川渝不同年代、不同版式、不同粮种的居民粮票、居民供应票、食堂搭伙券、粮食换货券等数万张。甚至部分粮站标牌、标识等实物他也作为珍宝收藏。

“一个人精力有限,对于摄影家来说,考验的是选定什么样的主题,进行什么样的系统性拍摄,最好能为时代和社会,留下一本具有文献价值的东西。”

颜正华寻找重庆老粮仓的路,已走上万里。每到一处老粮仓,当地老百姓的热情超出他的想象。行走中的颜正华,发现了几十年前的粮仓老黑板,发现了不少粮站至今不通车,还见证了不少老粮仓变成农民发家致富的工厂、养殖场、废品收购站等。每次拍摄老粮仓,颜正华会找来以前的老粮工及附近的村民与老粮仓一起合影。


12.jpg

重庆市城口县鸡鸣寺


13.jpg

重庆市江津区碑槽粮站


14.jpg

重庆市巴南区长坪乡粮站


15.jpg

重庆市荣昌区平滩人民粮库


如今,在位于渝中区的重庆美术公司美术馆,颜正华精心筛选的8幅老粮仓影像,就挂在墙上。这些作品采用收藏级纸张不卖,只供欣赏和研究所用。而颜正华新一轮的补充拍摄又要开始了。